英文 日文 韓文 法文 德文

TOP

社保征收劃歸稅務的政策影響及應對措施
2019-01-22 16:18:55 來源:聯系電話18153207199 作者: 【 】 瀏覽:589次 評論:0
摘要
有些統計數據表明2017年一年國家可以多征收約2萬億的社保。這個是一個非常大的數據。而如果我們同時看另外一個數據,我們的民營企業大概去年一年總的凈利潤也就是2萬億過一點,所以意味著如果嚴格執法,恐怕今天絕大多數民營企業就沒有利潤,恐怕都得關門。
   
 
  近期市場對于社保改稅的事情非常關注。7月20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國稅地稅征管體制改革方案》,明確改革國稅地稅征管體制,劃轉社保和非稅收入的征管職責。樂觀的方面在于,社保改由稅務統征后將有效提高征管效率,擴大參保繳費覆蓋面,帶動社保規模增長,有效彌補養老金缺口。但是疊加近日新個稅法通過審議,市場及媒體對此討論和解讀陸續增加,大家擔憂會導致稅減而社保增,到手工資大幅減少,而企業成本大幅增加。尤其是對于勞動密集型企業,例如軟件外包、服務業、快遞、外賣等行業,或將帶來較大規模的影響。因此我們今日特舉辦此電話會議,邀請魏總對本次改革方案后續對社保的影響進行解讀。
 
 
  
 
  【專家全面解讀】:
 
  從三個方面來分享一下我們對這個話題的一些思考,包括我們的一些看法。
 
  第一,政策變動所在,以及導致政策變動的原因。
 
  第二,政策變動對現在的行業和企業帶來的影響。
 
  第三,如何應對。我們目前觀察到行業中有一些應對措施,希望通過這些措施去面對或抵消新政策的挑戰。
 
  1、政策變動及其原因
 
  首先是政策層面,近期媒體對這件事有很多叫法,包括“費改稅、社會保險入稅、社保稅政、社保稅改”。所以我們先給大家普法,把社會保險原來的做一個介紹,再談現在新政策的做法。
 
  社會保險涉及兩個主要問題。首先,關于社會保險的繳納問題。按照現在的社會保險法規定(包括社會保險法以前的相關條例),我國法律規定社會保險的繳納合規的要求相對較高,主要有2個要求:1)全員交社保,比如公司有100個員工就要交100份社會保險,如果是有300個員工就應該交300份社會保險,只要是勞動關系就應該是繳納社保;2)是關于繳納社保的基數,按照現有規定,基數是按照工資總額的概念,這也就包含了大家平時所說的基本工資、崗位工資、崗位津貼、午餐補貼、晚餐補貼、電話補貼、交通補貼、住房補貼等,統計局的口徑上述部分都是計入工資總額的,當然也就包含了加班工資、年終獎、提成、獎金,所以只要是公司跟勞動者之間是一個勞動關系,并將相應報酬以貨幣的方式發給勞動者,一般情況下都是定義為工資。所以原來的政策規定包括現在的政策規定,我們完全合法的做法是基于工資總額和全體員工總數去繳納社保。
 
  其次,是關于社保的管理和征收方式。過去交社保通常有三種模式:1)由社保局同時負責管理和征收。即是由社會保障局或者是人力資源與社會保障局來管理,監管交保人數核定、基數核定,并負責社會保險的具體征收。2)是社保局來管但是委托稅務局來征收。社保局解決有多少人要交,工資是多少,實際征收的時候社保局委托稅務局代為征收。以上兩種模式是我們過往中國過去十幾年社會保險管理最主要的模式,基本上各自占到50%。3)社保由稅務局管,也由稅務局征收。全國有兩個城市,廣州、廈門,是按照這種方式執行的。
 
  這是現有的社會保險管理模式。這些涉及到一個很核心的問題是:交社保的時候公司有多少員工,工資總額是多少,在以前的十多年當中這兩個數據都是由公司向社保局主動申報的,社保局根據申報的基數,申報的人頭數來去實施征收的管理?;舊險饈且鄖暗哪J?。
 
  而我們知道,我們社會保險成本很高,因為交費比例是非常高的,基本上五險(養老、醫療、失業、工傷、生育),企業一方要交到員工工資30%以上,員工一方基本上也承擔10%以上,所以公司跟員工兩方加起來社會保險五險至少要交到40%,這個40%的討論還不包括住房公積金、殘疾人就業保障金、工會會費或者是工會籌建費,而這些項目也都是跟公司的工資總額掛鉤的,都是按照公司總額的一定比例來交的,這次的政策變化沒有涉及到住房公積金,也沒有涉及到殘疾人就業保障金,主要是涉及到五險,所以我們暫時不討論。
 
  以前的情況,企業自己去報,可能有300個人,報200個人,企業工資總額一年3600萬,報1500萬,以前社保局根據報的多少征收社會保險,以前的社保部門包括以前有一些社保部門委托稅務局代征,大家都知道這個企業的實際情況,也知道交保的成本壓力是非常大的,所以以前在執法的時候基本上就是相對屬于比較寬松的狀態。所以基本上公司報多少就按照多少來收,除非是有人舉報或者投訴,或者每年會核查抽查一些企業,而即便這時候涉及到實際工資的核定與實際人數的核定,仍然還有人為的操作空間在里頭。在這樣的背景下,就形成了盡管過往的社保的法律標準很高很嚴格,但是實施的時候低執法,執法力度是比較弱的。
 
  而社保局、各地的勞動局也沒有特別好的辦法去掌握企業的實際的勞動力情況,無論是實際的員工人數還是工資規模,全憑企業申報。一些數據反映在國內可能有70%以上的公司,在社保繳納方面是不合法的,第一個是交保人數不夠,有些該交的沒有交。第二種是繳費基數不對,一個月工資1萬塊錢,核定基數的時候企業報的往往是4、5千。全國每個地方包括社會保險法也有規定談到了社會保險繳費最低基數,你的工資是多少就按照多少交,你按照最低基數交,所以形成了最低交?;母拍?,大多數地方基本上按照社會平均工資的60%去設定的,也有小部分地區是按照最低工資來設定。過往之前企業社保行為要么不交、要么按照最低基數交,事實上我們法律始終講的是按照工資總額,如果工資總額還不到最低繳費基數才是按照這個最低基數交,前邊談到社保部門的執法力度和執法能力這些相關的問題,包括企業現實的成本壓力形成了一部分員工不交保險,一部分員工按照低基數交,完全按照法律交社保的企業是非常少的。這是目前的現狀。
 
  那回到我們第一個問題,這次政策調整主要變化變的是什么呢?主要的變化就是從2019年1月1號開始社保包括基數核定和征收整個這個事社保局不管了,由稅務局來管,而且現在剛好是國稅地稅在做合并,整個事情由稅務局來完成。未來會有什么變化呢?最大的變化是在于:例如公司有300個人,每個人每個月工資1萬塊錢,企業財務要入賬,要解決公司所得稅的問題的話,總共300個人發了300萬,這個是要到稅務局報稅的,一方面為了解決稅務合規不能逃稅,另一方面也要解決企業做賬的問題,所以稅務局就掌握了企業比較真實的員工人頭數,包括員工工資總額的概念,每個月公司要報稅,報完稅以后稅務局就知道到底發了多少錢工資。稅改政策一變明年1月1號開始社保征收這個事,包括社?;碩ㄈ坑傷拔窬擲垂?,這個就是今天很多企業感受到的壓力了,也就是我們前面談到的有人叫做社保稅政或者是費改稅,就是從這個地方來的。
 
  政策的一個時間結點是在明年的1月1號,開始完全由稅務局來管。如果站在稅務局的角度,大概是2016年開始我們全國每個地方都上線了金三系統,對全國所有的這些稅務的數據,一家公司給這個人發了多少錢,公司報的個稅的基數系統里面都有。所以稅務局實際已經掌握了公司的數據,企業300個人,一個月300萬的工資,因而需要按照3600萬一年作為企業的社保繳納基數。既然這個事情是稅務局的職責,而社保也歸稅務局管的話,就意味著稅務局在掌握了稅務數據后,如果不去按數據征收社??贍芫褪且恢咒輪靶形?,行政不作為的行為。所以我們有理由相信明年1月1號以后我們的社保征收、管理、核定這部分跟過往社保局的征管概念完全不一樣了,包括力度也完全不一樣了,也包括它有很強大的金三系統,也有直接從企業賬上劃撥稅費款的能力,也掌握了企業各種各樣的數據,也有非常強大的執法隊伍,另外最關鍵的就是這個事如果稅務局不去做就是一個瀆職行為,是一種行政不作為行為,這個就是今天談到整個壓力的來源。
 
  這是第一個部分,政府政策的變化。這是我跟大家反復講到的第一個部分,當中現在大家也非常關注個人所得稅法的修改,個稅法8月31號公布以后當中也有一些變化。比如說當中提到的一塊跟我剛才跟大家談到的社保是有一定關系的,個人所得稅法談到了一個綜合收入的概念,把勞動者的工資、勞務費、稿酬、特許使用權的所得,把四項所得合并起來綜合報稅,每個月合并先交,第二年做年度的清算,這是工資性的所得和勞務性所得。這當中還是會有一些操作性的問題,總體上來講今天的企業明年1月1號開始所面臨的社保的執法壓力會非常大。也包括最近有些報道談到了比如江蘇常州的某家公司在稅務局告到法院要求其繳納最近差不多10年的社保合計200多萬,還有一個報道說廣東東莞、深圳有些公司現在讓補交社保補2000萬、3000萬,補10年,也包括這段時間廣州核定保險基數的時候,發現企業報上來社保工資基數與個稅基數不一致的情況下,稅務就直接給退回去,讓企業重新提交基數。
 
  2、政策變動的影響
 
  我們前面談過社保的繳費基數應該是工資總額,根據現在我所了解到的數據,大概是目前在稅務局系統報個稅工資全國有一個總額,社保部門這邊報社保的工資全國也有一個數據的總額,如果嚴格按照稅務局里報的數據征收社保,我看到有些統計數據表明2017年一年國家可以多征收約2萬億的社保。這個是一個非常大的數據。而如果我們同時看另外一個數據,我們的民營企業大概去年一年總的凈利潤也就是2萬億過一點,所以意味著如果嚴格執法,恐怕今天絕大多數民營企業就沒有利潤,恐怕都得關門。所以影響是什么呢?
 
  首先就是對現在企業成本的影響,現在受社保入稅影響最大的主要是一些勞動力密集型的企業,根據我們觀察大概有這么幾個行業受影響會非常大,第一個就是服務業,比如說物流行業、酒店、餐飲,之前在餐飲行業火鍋龍頭海底撈IPO招股書中,我們看到它補交了過去三年的五險一金合計人民幣8800多萬,海底撈在餐飲服務業里面算很厲害的公司,過去三年它的社保繳納也存在這么大問題。所以退一步講基本上可以判斷國內的餐飲行業都可以認為沒有什么完全合規的企業。甚至社保有繳納的員工占比不會超過20%,80%以上是沒有交。所以也就意味著,對服務業的影響是過去沒有交的都得交,按照工資總額,企業一方至少增加30%以上的成本,員工一方也至少增加10%以上的成本,所以個稅法在減稅的同時,企業跟員工的雙方的社會保險費的成本必然會有極大的提升,勞資雙方加起來要到40%。我們曾經對一家餐飲行業的門店做過一個簡單的測算,原來一年大概有5、60號員工,原來一年凈利潤差不多200多萬將近300萬,而前提是大概20%的員工按照最低基數交的社會保險;那如果現在要完全合規來做,所有員工全部足額交五險一金,企業成本一年增加差不多150萬。這已經是一個蠻不錯的餐飲業公司,我們想說的是企業壓力是非常大的。
 
  除了服務業里面勞動力密集型的行業如酒店、餐飲、物流,還有傳統的制造業,如服裝制造業生產線,另外還有互聯網公司,恐怕也會受一定影響。在勞動力密集型行業里,我們看到數據是人工成本要占到總成本的40%甚至到50%,而如果社保成本再加進去的話,人力成本就可能會從40%增加到60%左右,而且這是單純社保,還有未來下一步的趨勢是涉及到住房公積金的問題。所以以上就是我們談到的第二塊,社保入稅以后很可能會對傳統行業,如服務業、制造業、所有的勞動力密集型企業,形成的一種很巨大的成本的壓力。在一些傳統行業公司也確實在做測算,一方面是公司的成本,社保成本提高以后就沒有什么利潤。另一方面就是員工這一方,勞動者到手的錢也會減少,他自己也得交10%以上的社會保險,不管是原來低基交還是沒有交,勞動者的收入也會受到一個影響,這種情況下企業為了留住勞動者可能就會需要提高它的薪酬增加工資預算的成本問題了。以上就是我談到的第二個部分,目前的政策對企業很可能會帶來的一些影響。
 
  3、如何應對變化?
 
  最后,怎么去面對這樣一種變化?我們所思考的一些應對思路、策略。其實在過去社保就是一個問題,過去更多是公司在準備上市時候考慮社保如何合規。而現在我們也在做很多咨詢和培訓,幫助大家想一些應對策略?;舊瞎檳善鵠淳褪欽餉醇鋼鐘Χ圓唄裕?/div>
 
  1)第一個策略完全合規,按照法律來,例如300個人發的工資300萬,一年3600萬,完全合規來交。
 
  2)第二個策略,就是不理會還是維持原狀,交社保的時候在公司結構里面做一些相對簡單粗暴的操作,這個不是工資,用這樣一些不是特別專業的做法來做。出現這種做法可能是因為企業沒有重視這個事,也可能是因為企業不知道怎么應對,也有可能是一些企業利潤不夠解決這個問題。如果說前面第一個做法能解決問題但是帶來的是企業成本大幅度增加,利潤大幅度降低。那第二個做法的不理會帶來的后果是法律責任的問題了。現在稅務局來負責征管絕對不是鬧著玩的,稅務局會有辦法讓企業來補交,補的時候怎么補呢?補這個月的?補今年的?還是補最近兩年的?還是像現在我們看到的一些例子補過去10年的,這個就不好說了。
 
  按照人社部的意見,按照法律規定有一個勞動監管追溯時效2年。然而在實操的時候因為國家的社保缺口非常大,有些部門領導說時效不重要,重要的是要讓企業承擔它應該承擔的社會責任,所以我們實操的時候存在這種例子,遼寧剛發這個文,是國稅跟社保部門一起發的文,發現不合規的企業讓補的話是從2011年開始補,現在開始查也是往前查,查到2011年。很多地方,包括黑龍江、廣州對于往前去追溯去查你的歷史做賬是不設時間結點,最近大家看到媒體曝光比較多的案例就是江蘇的常州,就是要求補最近10年,這是第二個做法。繼續這么干,不合規,也不找辦法,最終結果很可能是讓你補,補的時候一年兩年三年四年,五年十年,這種可能性蠻大的。
 
  3)第三種是一種比較正面的相對比較積極的策略,現在在實操里面蠻多的做法,也是包括大家在媒體上面看到的一些,當然這個做法好不好還要結合具體情況,結合具體的實操,每個地方有差異的。比如現在一些物流公司、房產中介、超市在做什么項目呢?做內部合伙人計劃。
 
  原來我們傳統的一種雇傭模式是B2C,公司雇傭員工,公司給員工發工資,現在政策是發多少工資就交多少對應比例的社保。那企業就在考慮把B2C改成B2B。比如員工或者這個部門、這個團隊、這個門店、或者這個員工的隊伍這十幾號人,4、50人,有沒有可能一起去注冊一個小微企業、合伙企業、或者個體工商戶,只要有營業執照就意味著把B2C變成B2B,企業支付服務費給到合伙企業,這時候企業收到正常的增值稅發票,那對企業而言流程就結束了,也就是把雇傭關系變成了一種承包、一種合作合伙,或者說變成一種交易了。而小微企業拿到服務費之后怎么發給大家又有三種模式:①大家搞合伙分紅,或者叫做經營所得分紅,員工拿錢就不是工資的概念,而是經營所得分紅的概念。②如果有員工想交社保,可能是因為小孩上學問題、居住證問題,社保要交,那就由小微企業自己內部決定,是否交,是按照什么基數交,也算是工資概念。
 
 ?、勰慵仁嗆匣鍶瞬斡牒匣鋟趾?,同時也是一個員工也受雇于這家小微企業,平常拿一筆工資,另外也會有分紅,不管怎么樣你工資多少對應的社保我交掉,剩下部分就以經營所得分紅的方式來,我們按照新個稅法規定,經營所得的稅率是從5%-35%,現在也有些地區園區搞合并征收,把應納稅額合并為10%,所以從稅的角度來講還是能找到一些相對比較好的優化的做法。這是我們談到第三種做法,企業內部開始化大做小,一方面把大做小給員工賦能,給員工授權改變雙方的合作模式。另一方面通過把大做小通過把雇傭轉化成合伙,轉化成B2B,把工資轉化成小微內部的分紅或者是工資的概念它來相對合規的去解決我們談到的社保入稅的影響,這是我們看到第三種。
 
 ?、艿謁鬧志捅冉細叢恿?,有些企業在研究,我們跟員工之間和他約好的公司,也有很多關聯企業有沒有可能除了工資性所得以外,我們還有勞務報酬,基于勞務關系獲得的勞務報酬這個也是一種。⑤第五種,有些公司在考慮非全日制,包括勞務眾包,引入很多概念。⑥第六種模式是做外包,做靈活用工,有一些公司通過外包的方式,通過靈活用工的方式解決解決這個問題。
 
  以上是我們所觀察到的大概6個方面的面對社保入稅的政策調整的6種做法,其中有積極的做法和不積極的做法,有比較專業的做法,也有比較不專業的做法,有靠譜的也有不靠譜的,這個事結合具體的個案去做具體的分析。
 
  總體上來講社保入稅以后這個政策變化是非常大的,對傳統企業,尤其是對過去社保繳納不合規的企業帶來的成本和壓力也是非常巨大的,有些企業會因為成本的增加直接導致倒閉,甚至可能因為社保沒交想倒閉都倒閉不了,會有非常多麻煩的事情,所以影響非常大。
 
  那么,國家的政策調整目的什么呢?目的一方面是要提高我們的社保的收入,提高對勞動者的社會保障,強化我們的法律在實操里面的執行。另一方面我相信國家做這個政策目的也絕非說是為了要把所有的企業全部都搞死,在當中還是有一些比較專業靠譜的做法可以去解決這個問題的,當然這些做法一方面強調合規,另一方面也是非常強調員工認可度的問題。員工想要的是什么?員工怎么看這個事情,有很多員工要這個社保,員工有員工的想法,也有員工可能不需要,他在農村有新農合,有其他的保障,他可能不需要,有些高管他覺得不需要這么高的法定的紅利,員工的需求是個性化的,當然法律是剛性的,我們應該在法律的剛性與員工的個性化需求,包括結合企業的經營的實際情況在這個當中找到一個平衡點,然后能夠盡量比較專業地比較合規合理合情地處理好這個問題。
 
  【Q&A】
 
  Q1:未來在執行的時候,從2019年1月1號開始會不會有過渡期?以及是否會出現部分地方由于整體養老金相對比較充分,在執行上面會選擇稍微松一點的執行?
 
  A:我認為沒有過渡期或者類似于緩沖期,因為這本就是很明確的法律規定。社保不是一個新規定,以前的法律包括2010年的社保法,包括2010年之前的養老保險條例,醫療保險條例,工傷保險條例都有明確的規定,社保按照工資總額來交,過去十幾年,70%以上的公司社保不合規還是在于執法不嚴。現在把執法部門從社保局轉到了稅務局,本身沒有改變原來的問題,只是改變了管理部門,我認為沒有任何的過渡期的可能性。現在這個文件很清楚,2018年12月10號之前各地的社保部門就得把社保這個事移交到稅務部門,明年1月1號開始由稅務局來接手這個事,這個是不可能有過渡期的概念。
 
  第二,我認為未來地方上的執法力度會不會存在一些執法的靈活性是有可能的。最主要原因在兩個方面,一個方面是包括現在最新的個人所得稅法,從今年10月1號開始部分執行,明年全面執行,個人所得稅法規定把勞動者的四項所得合并,綜合報稅。四項所得里面的前兩項,第一是工資,第二是勞務報酬,社保法的規定工資要交社保,勞務報酬屬于勞務關系不用交社保。工資與勞務報酬的定義,勞動關系與勞務關系的定義,在實操里面還是比較復雜的。這個部分是地方執法部門,包括未來稅務部門執法的時候,可能會留下空間,收入是工資還是勞務費存在著地方操作空間的可能性。
 
  但是國家做這個政策背后的目的是什么呢?是我們的社?;鶉笨諤罅?,我們之前社保的歷史舊賬欠的太大了,嚴格執法的話一年應該增加2萬億,稅務部門也會有所動作。總體來講地方會有一定的操作空間,一方面是來自于勞務跟勞動的概念界定,另外也有些企業有相對靈活的做法,比如抓大放小,將B2C變成B2B,公司變成經營所得分紅等。總體上來講國家也要解決社?;鶉笨詰氖?,至少有一個最基本的邏輯,可以改進完全不交的情況?;舊系慕崧劬褪槍善諉揮?,將來實操會有一定靈活性,肯定不是今天社保局的做法了。
 
  Q2:剛才您有提到外包企業未來可能會通過一些靈活用工、外包的形式解決這個問題,在現在的實操過程中這些外包企業他們現在是不是也有交社保?如果未來采用靈活用工的形式對社?;岵換嵊薪謔〉淖饔??還是說靈活用工可能對于企業而言是節省了總體的用工成本,后臺的支持部門減少等等。
 
  A:外包包括靈活用工,能解決問題但是也比較復雜。現在市場上的外包公司或者做靈活用工業務的公司非常多,有很專業的也有非常不專業的,有很靠譜的也有非常不靠譜的,因為現在法律本身還是比較復雜的。比較專業、靠譜的做法,涉及到跟勞動者之間的關系的梳理,比如有些類似于平臺型的這種發包、借包、工作發單、接單變成一種眾包型的、勞務合作型的;另外也有些外包公司會做一些兼職,包括在法律上非全日制、勞務這種關系的梳理;另外也有些外包公司會把大抓小,通過一些技術手段,用一些互聯網公司的平臺的做法,涉及到員工的一些收入非工資方式,以及其他不同收入方式的分配,涉及到不同稅收的稅率跟不同的交稅的做法。所以實體方面比較專業的靠譜的外包公司還是能夠提供一些解決方案的,不但能夠解決掉一些傳統用工企業的事務性、后臺的工作,如果夠專業,也有些比較不錯的落地資源,能夠在實體方面解決一些成本的問題。另一方面不夠專業的公司把外包或者把靈活用工跑歪了可能面臨巨大的社保補交的問題。所以外包也好、靈活用工也好肯定要找專業機構。除了最近幾年興起的靈活用工以外,未來薪酬類的外包業務會有一個井噴,類似于美國的ADP專門幫企業解決薪酬的處理的事情,包括給員工尤其是高管做報稅、稅務規劃。今天的稅也比較復雜了,除了四項所得,各種收入合并作為綜合所得報稅,還增加扣除項包括贍養費、子女教育費、繼續教育費、包括醫療費用、房租、按揭貸款的利息還有些扣除型全年做綜合的匯算清總,這個部分薪酬福利類的外包我相信也會在未來幾年之內形成一個很巨大的新的行當。Q3:新的所得稅法可能節省多少的個人所得稅費用?
 
  A:個稅這塊肯定是降低,首先是起征點一年6萬,一個月變成5000,稅率這塊的幅度拉開了。另外一個很重要的概念是除了四項收入合并以外,另外談到了有5項扣除項的增加。針對一般收入群體來講,個人所得稅肯定是要下降的,但是針對企業的高收入群體來講未必會如此,因為這當中涉及到各種收入的合并,包括這次談到了一些新條款,包括在中國境內居住滿183天非居民境內境外所得都要在中國國內報稅這些,針對高收入人群稅收成本是要增加的。新的個稅法實施以后總體上來講我看到過國家的數據,談到了總體是稅收收入個人所得稅最高收入是要減多少,大家可以百度一下。
 
  Q4:現在還看到很多企業都有大量的勞務派遣的現象,尤其是在一些國企包括一些比較小的企業里都有這樣一個現象,勞務派遣整體上合規性是不是可能會做得更差一些?這樣也會面臨比較大的可能社保追繳的風險?
 
  A:我認為現在勞務派遣問題還是蠻大的,因為勞務派遣公司過往還是做的比較粗暴,社保不交或者社?;俳徽庵智榭鱸誒臀衽汕殘幸道錈婊故潛冉掀氈櫬嬖詰?。這次我們社保入稅以后也有些地方這段時間采取了一些比較嚴格的執法措施,首當其沖地去做核查,去做執法的是勞務派遣公司里頭的一個重點行業,這一輪以后我相信會有不少不合規的勞務派遣公司退出市場,或是就是大幅度增加成本,我認為這個新規對傳統的勞務派遣影響或者說打擊還是非常大的。
 
  Q5:前面提到的勞務報酬和工資的區別是什么?我們是不是可以認為未來合伙人的模式會成為最主流的方式,可能越來越多公司會這么做?工資收入是指工資包含獎金嗎?
 
  A:工資包含獎金、加班費、甚至包括午餐補貼、提成、年終獎,都算在里頭的。
 
  其實比較核心的做法現在有兩種,或者說大家對未來的判斷,第一個是對勞動者的收入,收入有工資性收入和勞務報酬,按照傳統的勞動法上的理念或者相關規定,基于勞動關系的收入叫做工資,如果是基于勞務合作關系發的就是勞務費。過去針對工資要交社保,個稅起征點是3500,過去針對勞務費的起征點是800,稅率是20%%等。今天的新個稅法是把工資和勞務費兩項合并報稅,統一適用5000塊的起征點,統一適用3%-45%的稅率。但是在勞動關系來講,工資要交社保、勞務費基于是勞務關系仍然不需要交社保,核心區別是公司跟勞動者至今是勞動關系還是勞務關系。有些比較容易判斷,有些是有爭議的。比較容易判斷的是我是大學生的實習就是勞務不是勞動,我作為退休人員返聘就是一個勞務,不會是勞動關系,不用交社保。
 
  但是另外一種現在特別復雜,比如京東商城做的送包有一些快遞員、送貨員,京東商城用的是發單接單的模式,按照傳統的勞動法的理論規定公司對員工有支配和管理這個叫勞動,公司跟勞動者之間不存在管理,雙方是一種平等自愿的合作,這個叫勞務,京東商城發單,接單或者不接單是你自己決定的,這個他說是勞務,我發的錢就是勞務費,甚至有些互聯網公司定義為這個比勞務還更厲害叫經營所得,你是經營我這個業務,甚至都不是勞務所得是一種經營所得,最后涉及到不管是勞務所得還是經營所得,涉及到社保不交了不是勞動關系,涉及到不同稅率的問題,你用勞務所得還是經營所得,涉及到增值稅的問題,營業稅的問題,這個就會比較復雜了,這個勞務還是說勞動,工資還是勞務費,這個事我相信會是一個空間,但是也是現在比較有爭論,實操里面是屬于還是挺專業的事,也是有空間的一個事。
 
  再一個是我前面談到的B2C變成B2B,工資變成經營或者分紅的概念,其實也是一個做法,這個做法不但為了解決社保入稅的事,更多的是解決了很多企業在研究怎么突破企業發展瓶頸,怎么激發員工活力,怎么激發企業活力的問題,這兩種做法自己做或者通過專業第三方公司專業來做,我相信會是接下來一段時間里面大家看得比較多的類似的做法。
 
  Q6:工資、勞務這個可以共存嗎還是只能二選一?勞務有沒有什么最高比例限制?假設我開了一家公司100%公司都是勞務關系?可行嗎?法律上是可行的嗎?
 
  A:同一家公司跟同一個人沒有可能既是勞務又是勞動,只能是勞動,如果兩個并存只能是勞動。但是A公司跟他建立的勞動關系,B公司是勞務合作,這種可能性是存在的。
 
  法律上沒有限制,但是實操的時候有兩個問題,第一個,勞動者認不認,勞動者不認這個事,說我們事實上就是一個勞動關系,你光簽協議報稅解決不了問題。勞動者當時是認的,但是未來出事以后可能他不認,這個事比較復雜了。法律上沒有限制。第二個一些行業里面涉及到一些行業要求,包括公司業務合理性問題,員工全是勞務這個東西法律沒有限制,但是某些行業里面合理與否也是需要去評估的事情。
 
  Q7:您前面有提到廣州和廈門兩個城市是稅務局來征收,不知道原來的執行力度是怎么樣的?
 
  A:原來這兩個地方也是稅務局管稅務局征收,但是原來這兩個地方執法相對比較松的,還是允許企業去申報基數的。以廣州為例,企業報基數,企業申報的社保繳費基數跟你申報公司個稅基數不一致,它也基本上不管你,但是今年廣州已經不是這樣了,大概在7月份到8月份廣州這邊企業他發現申報的社?;鏊盎灰恢碌那榭魷亂竽闥得髟?,為什么不一致?要求你重新申報,執法力度跟以前已經不一樣。為什么以前有廣州和廈門他們執法相對也松呢?以前是國家層面上沒有把這個事定義為稅務局的事,現在是國家把這個事明確定義為稅務局的事,你執法再這么松恐怕就是瀆職的政治問題。過往只有這兩個地方,將來都是這樣了,今年來看這兩個城市執法力度也是強化的。
 
  Q8:假設企業通過合規模式比如說成立合伙人公司,假設從明年開始改了是否把過去也要追溯呢?
 
  A:這個涉及到地方的執法問題了,按照我們現在的規定我們有一個勞動保障條例,當中談到勞動保障監察追溯時效是兩年,但是目前有個別地區突破了這個時效,遼寧、廣東突破了這個時效,也是因為國家上面有些部門領導在會議里面提到時效這個事可以突破。另外我們除了勞動保障監察條例講時效以外,國家目前的社保中心本身有一個主動性的社?;誦形?,國家法律上沒有規定時效的。這個事在明年1月1號以后首先針對歷史問題,應該還是回到現在的社保部門來管,針對未來的新問題由稅務局來管,時效性問題比較復雜。
 
  Q9:細則是不是1月1號出臺,到底怎么執行的細則?
 
  A:會有非常多的細則,包括9月有個人所得稅的實施條例,12月31日以前有很多細則出來,社保稅政這個問題也有大量細則。
 
  Q10:我覺得這個政策太嚴了一定是會有松口的,費率比例應當要下調,尤其是小微企業是最困難,大企業扛得住。
 
  A:我談一下我的看法。三個問題,一個是降比例的問題,比例從全球來講我們的比例是全球最高的,而且遙遙領先,讓養老保險企業一方要交到20%,降比例的事,過去兩三年李克強總理提出要減負以后社保比例都在降,但是幅度很小,基本上0.5,幅度比較小,主要降的是失業保險、生育保險,我們的缺口最大的是養老跟醫療。所以降比例這個事相信會一直做,但是比例會降到多少這個事很難說,可能性不會很大,降的幅度不會很大。
 
  主要原因在于兩點,第一點是現在的社保資金缺口太大了,尤其是有些地方每個月收上來的錢還不夠付出去的錢,尤其是養老金跟醫療這塊。第二,國家還有一個政策談到了各地方養老保險中央調劑,每個地方收上來的養老保險按照應繳納人數的百分比總共有百分之多少要交到國家,由中央來做統一的調劑,這個東西一搞以后我們國內有一部分養老保險繳費比例比較低的地方,比如講深圳這種地方它的養老保險甚至存在著可能性是要提高比例的,因為國家找地方要錢你們地方出的養老保險有個比例要交到國家來,你地方收太少的話,我國家收得很高,我的基數對你的人數核定比你自己核定要高,有些地方就得虧了。總體上還是社?;鶉笨諤罅?,降比例會降,但是我認為幅度不會很大,正如過去幾年國務院喊了好幾次要降低社會保險費最后就是象征性的0.5,但是每年最低交?;?,最后大家伙發現事實上沒有降成本還是在增加的。我認為降比例幅度不可能特別大,但是我們的資金缺口這個問題解決之前不太可能有太高的降比例問題。
 
  第二個分險種的問題,目前社保有三種,第一種是純粹個性型的,城鎮待業的居民,還有農村的農民,他沒有就業,也包括一些下崗的本身沒有工作可干,這些員工我們有開放針對個人的居民養老保險,這種不對企業,不對勞動關系。第二種是針對非全日制用工有些地方允許你只交一個險,其他情況下都是五險都交,原來有些地方一些特殊政策允許你就交三險或者四險,這些政策隨著這次社保入稅以后很多這種政策恐怕是要被清理掉的,未來要么五險要么工傷一險,為險針對的是非全日制,另外單獨的養老或者單獨的醫療是針對居民個人,所以這個險種的事單獨繳納現在有些地方有的操作未來恐怕反倒要被取消了。
 
  肯定會有松口,您談到了國家不可能把所有企業全部都搞死,肯定會有松口,松口我認為主要是體現在兩個方面,一個方面是抓到放小,針對小微企業有沒有可能有些送口的政策,小微內部承包,承包就是勞務或者是經營所得的概念,類似這種這是一種前面談到的松口性的政策,這個可以考慮。另外也有一些地方是收入比較不錯的可能會存在一些地方用地方財政獎勵你企業交保,交保交的不錯的給財政獎勵,可能會針對社保有些地方財政不錯的話社保壓力不大的話通過地方的財政獎勵政策,企業發展扶持可能會對企業的社保成本有一個平衡的作用,可能會有這樣一些做法,但是會體現在我后面談到的這些做法,大幅度的降比例或者說允許做一些單獨的險種的,目前我的判斷可能會難度蠻大。
 
  Q11:如果分公司屬性來看國企、外資企業和民營企業現在繳納的情況怎么樣?是不是國有企業沒有這個問題?還是說國有企業也有欠交的問題?第二個問題是您剛才說到個人10%,企業30%這個比例是全國平均數字嗎?這個數字準確嗎?我記得北京是42%,其他的地方似乎沒有這么高,您這個10%和30%的數字是怎么來的?
 
  A:我先說后面的比例問題,比例說的是全國大致平均的數字,交保的比例具體的是由各個地方來定,地方差異還是非常大的,一線城市里面北京是比較高的,一線城市里面也有比較低的,深圳五險加起來大概只要交10%+,所以大概企業單方交30%以上或者30%左右大概是全國的平均數字,杭州是28%、29%,北京30%多,北京42%是還包括了住房公積金在里面,大概平均的數字大概企業在30%以上,員工在10%以上,大概是平均的數字,出入不會特別大。
 
  前面還談到了外資企業基本都是合規在交,交?;徑際嗆瞎嫻?,出入不大,如果有出入的話是HR計算不專業導致的。國有企業分兩種,效益好的完全合規,效益不好的也存在這個問題。民營企業除了上市的,絕大多數未上市的這種民營企業恐怕在這塊問題都比較大。
 
  Q12:上市的民營企業都是合規的嗎?
 
  A:總體上是合規,上市前先做合規,上市以后慢慢變得不合規,也有些在上市前把不合規的事情轉化成了勞務外包。
 
  Q13:如果我們看上市公司報表,他們都會披露社保繳納的比例,他們的工資收入里面社保繳納比例按照您的說法如果是10%的繳納是足額的?還是說它的自己繳納的30%也是屬于工資一部分?
 
  A:上市公司是這樣的。完全合規的是按照工資總額交公司的百分之多少,這是看地方的比例了,總體上是合規的,但是也有些上市公司因為在上市前要做合規性的審計,也有些會披露我有員工沒有交社保,有的現在補了有的沒有補,承諾由原來的投資人、原來的股東來承擔未來如果國家讓補要補的責任。所以上市公司里面總體比非上市的稍微合規一點,但是真正完全做到合規的也還不是特別多。我看到一些機構統計的數據說70%幾的公司社保都不合規,這個我相信是沒有問題的。上市公司里面也確實有一塊原來是不合規,但是也確實有些民營的上市的過程當中把自己完全打造成合規的企業,比例比較低。
 
  Q14:勞務派遣的模式跟企業自己去簽合同招員工在交社保方面實際操作過程中間,社保假設勞務派遣能夠省下來的話是怎么省下來的?第二個是有幾條路徑還是可以盡量少交一點,如果我把B2C改成B2B的話那我現在需要交增值稅了,對企業來說,從比例關系上來看,真正能省掉這塊費用企業和員工能夠承擔的這塊公司費用是不是能夠彌補社保那塊?
 
  A:第一個問題是勞務派遣怎么搞定交?;送肥氖?。以前過往的操作都是一些不上臺面的做法,簡單談一下不能談太多。第一種就是可能是利用了多家支付,原來A公司面對員工,現在變成了B公司簽勞動合同發工資,A公司用他的時候可能又會另外發一筆錢,另外勞務派遣公司也可能會通過它的關聯公司,換成多家公司給一個人發錢的事。這個是第一個。第二個勞務派遣也有些不上臺面的事情,比如這個人拿了2萬塊錢可能會把一個人虛構出4個人,每個人是領5000,會有這樣的做法。第三種無非是勞務公司來搞定,風險我來扛,社保人數是我的人,工資我來發,社保我不交,我來搞定社保部門,類似這種不上臺面的做法,實操里面以前在勞務派遣行業里面比較多的存在的,這個是第一個問題。
 
  第二個問題就是增值稅的事,變成B2B以后增值稅問題要解決主要是兩個,一個是在服務業里面有六個點,首先有一個抵扣的問題,企業發工資的錢的支出只能抵扣所得稅不能抵扣增值稅,現在工資變成服務費之后你給我開一張增值稅發票,這個增值稅扣掉了我上家的發包方的增值稅,所以有一個增值稅抵扣的問題。再一個就是現在一些地方園區也挺猛的,增值稅地方留存90%幾,甚至100%,退給你公司,增值稅在地方包括江浙包括在東部的一些園區增值稅地方留存部分是90%甚至90%幾,再用財政獎勵的方式扶持給到繳納增值稅的企業這種狀況也比較多,一方面是增值稅抵扣,另一方面利用財政補貼最后增值稅不但沒有成本反而還掙錢了。實操里面是比較靈活的。
 
  Q15:現在稅務部門統一的社保追繳勞務派遣制度以前的做法,按照現在的稅務局征繳的模式來看,實際上也很難去規避掉現在的(社保)?
 
  A:執法能力跟力度加強了,傳統的勞務派遣要被滅掉一多半了。
 
  Q16:對于一個企業來說在現有的征繳體系之下,我選擇我自己簽合同還是選擇勞務派遣這兩個之間成本差異不大了?
 
  A:對,這個要分析具體情況,勞務派遣也有存在的一些看它使用派遣的目的是什么?如果是為了解決交?;侍飪峙掠械鬮侍?,如果你的目的是為了解決事務性的外包或者是簽勞動合同兩次三次無固定期,還是會有一些功能在里頭的??茨愕哪康暮投鞘裁?。
 
  Q17:雖然說轉成稅務征收,實際上操作因為每個月要報申請表還是由社保部門不可能報給稅務部門?稅務部門可能會直接按照我們的表來設定你企業征收的總額是嗎?
 
  A:這個是未來的操作空間,嚴格按照法律來理解就不存在再去報的事,因為你在給員工報個稅的時候就已經報了,報了他的工資是多少。
 
  理論上講是這樣的,但是未來實操的時候會有一些地方做法,嚴格講每個公司都要報個稅,報個稅的時候就會向稅務局申報員工人數、工資、各種稅務,稅務局直接按照里頭報的工資項目直接就扣社保了。理論上講是這樣的,不存在著再去申報人數跟繳費基數概念了,未來實操的時候后面有一系列的細則,尤其是地方實施的一些具體的文件,因為有些地方考慮這個事是不是要把社保局拉過來核定基數之類的,實操當中還是會有一些銜接問題,這個不好說需要進一步看。理論上不存在申報的事了。
 
  Q18:因為工資是月度交,那獎金的發放相對每個企業是不確定的,月度只能按照工資來收稅嗎?
 
  A:按照原來社會保險法的規定交?;前湊丈弦荒甓鵲幕糠?,他是把你上一個年度12個月的全部工資性收入(包含獎金)除以12作為今年的基數,是這個概念。新員工是按照你入職第一個月的工資。實際上按月做的也有,在少部分地區。
 
  Q19:實際上這些政策的最后的決策者和制定者也是稅務和人社部門制定出來的,現在您了解其他的省市對于這種未來的執行政策,我也做了一些了解,他們答復了暫時沒有得到這樣的一些執行的變動的計劃,不知道上海、您了解其他地區人社局或者稅務部門他們給您的馬上的很嚴格的執行時間有了嗎?
 
  A:現在總體上地方的稅務部門還是有點茫然,他對社保不太了解,有很多地方具體的一些計劃或者做法其實也還沒有定,目前確實是這么一個情況。但是國家的這個事國家整個的推進計劃是很明確的,每一步的時間結點非常明確,今年的12月10號之前社保局必須把這個事移交到稅務局。這段時間也在和稅務部門了解,現在首先是稅務這邊內部是在學習社保的東西,在開會,也有些稅務部門包括國內有些地區的稅務部門也在成立一個新的部門,專門負責社保這個事的部門,有些地方做這樣一些動作,目前是處于培訓學習研究這個事。
 
  但是具體落地,比如人數的核定等等,過往社保部門管理是由企業社保,但是現在稅務局已經有了系統,相當于企業已經告訴你我有多少工資有多少人了,你不能不干,你不干就是瀆職行為。這個事如果真的是完全去整的話企業到底會有什么程度,他們大概也能想到這個情況,到底怎么執行,具體落地怎么搞后面會有一些地方的操作性的東西,總體上來講我認為12月10號之前移交,明年1月1號正式干是沒有問題的。前期干的時候我相信一開始會相對嚴格,后面根據實際情況會有地方性相對靈活的做法。但是他這個做法怎么能夠有效地解決瀆職與否,同時又能解決實操的問題,這個比較考驗地方稅務部門的智慧了。這個事我相信將來還是會比較復雜,還是會存在著很多不同地區的做法。
 
  Q20:這次政策變化的背景是什么?我從一段開始聽也能聽到,我理解這個決策之前是由社保部門承擔的,現在變成稅務部門來承擔了,這個角色轉換的背景是什么?除了從大的比如說養老金的缺口比較大以外,它其他的政策或者是決策體制機制之間這種變化的原因是什么?
 
  A:原因這個事只能談一些個人的看法,這個事不好亂說。總體上我認為是兩個問題,第一個就是確實是我們的社保資金缺口比較大。第二個,社保我們其實一直有很明確的法律規定,社會保險的繳費是按照實際的員工數,按照實際的工資總額作為繳費基數,實操里面變成很大一部分群體不交,更大一部分群體少交,交的基數不足,這個事之前的執法法律的社保相關的執行比較不力的。
 
  執法問題執行不力最核心原因也是執法部門社保部門他跟稅務局不一樣,沒法掌握企業真實的工資的數據。所以這樣的話雙重壓力之下一個壓力就是資金缺口怎么解決。實際上國家有法律。第二個是法律權威性的問題,那么長時間了你們不執行那這個到底是問題出在哪?是執法者的執法能力、執法態度還是企業對這種規定的藐視或者怎么樣?要不換個部門試一下來提高法律的權威。我認為是兩方面考慮。這次政策調整并沒有修改社保的實體政策只是改了主管部門,由社保局改為稅務局,原來怎么樣現在還是怎么樣,國家一手減稅一手加社保,這個說法是不對的。社保原來是什么成本現在還是什么成本,只不過是因為原來企業不合規執法部門沒有找到好的辦法解決這個問題,現在通過社保入稅以后希望更好的解決這個問題。我并沒有認為增加了社保成本,它是增加了大家的違法的成本,你違法會比較難。我們的執法力度會加強。其他方面原因不好做太多的猜測。
 
  Q21:這個責任的轉變從社保到稅務是咱們國家相關什么立法或者是相關政策變更之后引起的呢?
 
  A:今年三月份國家機構改革方案在國務院的一個會議上確定下來,在最近出了一個國家機構改革方案的具體實操的東西把時間結點定在了12月10號要移交,今年三月有一個文件確定這個事。
 
  Q22:剛才您提到以后企業會有的變化,未來兩三個季度一個是稅收外包的服務需求會很大,這個需求會不會到了明年一季度之后就沒有了?因為本身它繳納的過程比較簡單,如果是稅務部門直接扣減的話后面也沒有什么企業可做的事情。另外一個是您剛才提到的服務外包需求以后會增加很多,這個您能稍微展開講一下嗎?
 
  A:第一個是薪酬的外包,薪酬不只是一個社保的事了,因為未來涉及到一些員工的個人所得稅的申報,我們的未來個人所得稅大概是分了幾個部分,一個部分是企業去申報,再一個是員工自己申報,再就是年終統一的匯算清繳。就他的四項所得工資以外的其他所得合并起來去納稅,同時個稅法的變化也涉及到員工的家庭的一些必須的生活開支可以作為扣除項,對未來員工對于尤其是一些有多處來源、高收入群體對于他來講他的工資在公司的以外的收入合并進來年終統一來算,家庭開支子女上學費用這些可以作為扣除項,這些事放在一家企業里面,這種高收入人群他是不太愿意讓公司的財務或者HR去了解自己個人的這些信息的。所以這個事我認為存在著很大的空間,高收入人群的薪酬外包,這個部分也可能是公司方來買單,這個事是每年都要做的事,每年整個納稅的規劃、納稅的申報、扣除項包括相關很多的表彰,每年都要干的事。我們個稅法其實是把個人報稅這個事變得比較復雜了,在美國因為報稅比較復雜,所以美國的薪酬外包類業務非常好,做得非常大,在中國這個市場其實是因為個稅法的修改才引發了這么個市場,這個空間還是蠻大的。服務外包是因為現在企業方在做勞動關系的雇傭所面臨的整個的人力成本,包括合規的成本,合規的風險,越變越大了,通過外包以后成本包括合規等各種細節就由外包機構去處理,自己少建立一點雇傭,把這個核心的活外包出去,相關的一些比較精細化的活,由你外包的服務商去做,出于這樣的考慮未來的服務外包會比現在的規模加大。
 
  Q23:全國社保繳費基數不一樣,新制度執行之前有一些公司操作方法是選擇社保的洼地,在本地繳一些個人所得稅。如果新政策執行了之后,這種方法會有操作空間嗎?
 
  A:在有一些地區我相信會不讓做了,但是也會有些地區讓你繼續做。這個涉及到勞動關系建立地跟薪酬的支付單位可能會不一致。勞動關系跟社??贍茉諞桓齙厙?,薪酬支付是另外一個地區,社保部門可能會留一個口子。比如發了工資沒有交社保,企業提供證明在另外一個地方交,說明為什么在那個地方交,這種解釋有的地方會認,有的地方會不認,未來這個做法仍然會存在,但是這個做法它的空間跟現在比肯定是被壓縮。
 
  Q24:農保的話比如說上?;岢腥下??
 
  A:農保主要是針對個人,有些人農村出來在城市里面待業的,政府允許他以個人名義繳納養老跟醫療,包括新農合,有些地方政府幫當地的貧困人口交養老和醫療,或者讓地方農村戶籍的人以個人身份去參保,這種保險跟現在談到的基于勞動關系雇傭的基本社保是兩個概念。在外地有農保、有新農和,在上海雇傭上海這邊的五險還是要正常交。農保的概念或者城鎮居民的個人型的社保的概念跟企業的基本社保的概念不是一個概念,大多數地方都不認可在外地有新農合或者是有城鎮居民的養老醫療,用工地就不用交,我相信認的概率也不會特別大,這兩個保險是兩個不同體系的社保。
 
  Q25:對于企業,尤其是很多的制造業企業,地方會返還操作(稅收),目的為了吸引招商引資,但是我不知道這種做法長期會不會(持續),因為員工的薪資都是錄到系統里面,國家抽查也比較方便,現在越來越信息化了,我不知道地方在給予這些騰挪的空間上面會不會面臨一些具體的操作上的挑戰,這個騰挪給地方企業的空間包括這種增值稅的返還會不會相對少一些?會不會挑戰越來越大?
 
  A:B2B公對公的合作跟服務沒問題,法律上也沒有辦法干預。針對增值稅這個部分,現在基本上地方的這些做法處理的都是地方流程部分,比如說以增值稅為例,國家拿50%,地方拿50%,國家部分是沒有影響的。地方部分是先收了以后會以企業發展扶持基金的名義再獎勵給員工,處理的是地方財政,不會影響到國家利益,主要影響的是地方之間的稅源問題,有些稅源從沒有這種獎勵的地區流向有獎勵的地區,是地方不同城市的稅源政策,類似于美國特朗普減稅會就會引發一些制造業回到美國。在一個國內稅源都在國內,在省間流動,在國家看來沒有太大問題,每個地方財政存在著很大差異,有些地方為了招商引資會有這樣一些政策,是通過這種獎勵的方式來做。這個事我認為國家比較難管,這是地方之間的一個事情,地方財政沒有問題可能就不搞,財政有問題就搞,把外地的稅源就給搞過來了,只要不是太出格,有些太出格的國家就干預,有些政策也就是對注冊地、辦公室這些地方強化的要求,原來有這些政策發布文件的政策其實還是在執行的,國務院前幾年曾經發過一個文件要求清查這些地方的類似一些財政扶持政策,后來這個文件又停掉了,整個稅源還在中國國內,這個不會有特別大的變化。有些地方在停掉有些新的地方冒出來,基本是這么一個情況。
 
  Q26:對這種雇傭關系,可以一個員工在A地工作,把勞務關系掛到B地,在基數沒有這么嚴格的地方繳納社保嗎?
 
  A:A公司在A地,B公司在B地,A公司跟B公司做了商業合作,C地的B公司派他的員工長期外派到A公司這邊執行項目,這個在商業邏輯上是合理的。這個員工是跟C地B公司建立的勞動關系,拿著工資交著社保,C地的B公司把這個人長期外派去執行項目,幫A公司提供類似于駐廠或者是駐點服務,這個存在著社保的在繳納地跟長期工作地可能不一致的問題,這個問題可能會存在的,本身在邏輯方面也是合理的,很難去說這個事不能干。
 
  Q27:您前面提到測算下來,嚴格執行社??贍茉黽?萬億,國家的層面上,您覺得縮窄或者多繳納3000億-5000億這是一個比較好的情況?怎么去衡量?因為交2萬億,民企的盈利會受影響。
 
  A:民營企業全年加起來利潤也就是2萬億過一點,全部上繳,民營企業沒有利潤基本上都關門了,這當中肯定會就操作空間,也不可能維持現狀。做社保是為了要看到成績,這個事從社保轉到稅務局之后一定是社保的錢要比以前多很多,要解決國家的問題,不然不會做這個轉換,稅務局掌握了數據得干這個事,不可能按照2萬億去收稅,當然也可能立法者并不是很清楚具體的數據,但是總體上來講你肯定比現在社保繳納情況要有很大的改觀,否則稅務局壓力就會非常大了。
 
  Q28:我研究到一些非物質福利也算在工資總額概念里,您說的工資總額這個概念可能基本上還是一些貨幣福利,我們怎么理解?
 
  A:原來工資是指貨幣性的,有些非貨幣性的不算工資,但是算你的收入,所以你要交稅但是不交社保。比如公司的員工發張卡,卡里面5000塊,公司找賣卡的公司買了5000塊,公司拿5000塊的卡發給員工,或者把5000塊月餅發給員工,員工有收入,所有的收入都要報稅,但是只有貨幣性工資性收入才交社保。社保只看貨幣性收入。
 
  Q29:是不是可以體現為一個口子,可以走這樣一個通道?
 
  A:走這個通道可以解決工資總額的問題,但是也會有其他的問題,比如福利費在工資總額的占比是14%的概念,企業所得稅抵扣的問題。
 
  Q30:上年基數而言對企業來說還是比較低的,按照當年來征收的話可能似乎又更高了。對于上調基數,上??贍蓯?月份對五險有一個統一調整,以后變成稅務局征收,這塊會不會有每年調的概念。
 
  A:社保的政策還是由社保局管,只是征收由稅務局來管,所以上限下限,包括繳稅是按照工資總額,新員工按照首月工資,這個事還是社保局來定的,這個政策我相信不會變化,包括上下限的政策不會變的。現在改的是征收以及管理,征收是給到基數的核定,征收的實操層面是由稅務局來完成,政策層面還是由社保局來完成。
 
  Q31:如果改革以后有些民營企業交不起稅,產生企業倒閉潮,企業為了應對成本可能會裁員,有沒有制定面對大規模的人員失業的預案和考慮會有下一步的預案上的處理?
 
  A:我覺得是有這個方面的考慮的,現在實際上也關掉了一些公司,尤其是勞務派遣在人力資源服務的領域,有些公司做注銷、做清算的事情。另外一個角度從企業解決問題的角度,也有些企業會做一些裁員減員,原來可能10個人干8個人的活,現在會改成7個人干8個人的活,有一些關閉、清算、跑路,這個情況也都會有。過往五六年上十年時間我們國家也發生很多,制造業之前關廠、外資退出這些事也都不少,但是各個地方政府也有些預案,主要是互聯網對經濟有比較大的發展,更高質量的制造業也有些預案,總體上保證了就業率,保證總體的社會的穩定下,企業這頭如果你是比較嚴重的最基本的社會責任都無法承擔的話,你要關就關了。事實上一些制造業關廠或者搬遷的事過往也發生不少,并沒有因為這些事的發生國家改變了政策。我認為這是總體的社會在做轉型進步的過程。
 
  Q32:聽到一些聲音,現在最后能生存下來的可能是國企和大型央企,對民營經濟和創業,國家扶持和上層的風向已經變了?
 
  A:這個也不太敢妄加猜測,咱們也要相信企業家的智慧,這些企業家包括企業的中高管們也能夠找到好的辦法,包括提升企業的人均效率,企業其他方面的成本優化,員工的潛能激發,包括一些相對比較專業的做法,來解決這個問題,咱們也不能低估了企業智慧。
您看到此篇文章時的感受是:
Tags:勞聯 紀德力 勞務外包十大品牌 勞務派遣 人事代理 責任編輯:laolian
】【打印繁體】【投稿】【收藏】 【推薦】【舉報】【評論】 【關閉】 【返回頂部
分享到QQ空間
分享到: 
上一篇曹縣企業用工和農村勞動力轉移情.. 下一篇社稅新政下 企業如何運用多種用工..

評論

帳  號: 密碼: (新用戶注冊)
驗 證 碼:
表  情:
內  容:

相關欄目

最新文章

全國免費服務電話:400 000 7199

集團電話:4000007199 監督服務電話:18153207199

地址:青島市高新區招商網谷基金谷2號樓201 企業郵箱:[email protected]
技術支持:勞聯網絡  [email protected] 2011-2015 By 青島勞聯集團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魯ICP備13026635號-1  聯系我們

魔兽争霸3战役攻略 www.tanra.icu